七花色网 为您分享各种精彩娱乐八卦新闻! 点击 加我 QQ 说你的需求。

林夕出书跟音乐无关:别指望靠写词赚钱

音乐资讯 秋霞网娱乐 评论

林夕出书跟音乐无关:别指望靠写词赚钱

林夕

林夕

  上世纪80年代至今,香港乐坛很多歌手都因他的词而成为天王天后;《一生最爱》、《红豆》、《一生一火花》、《明年今日》、《至少还有你》……都出自他的手笔,他也因此成为张国荣、王菲、张学友、陈奕迅、林忆莲等歌手的御用填词人。他,就是林夕。日前,作为华语乐坛第一填词人,林夕推出新书《毫无代价唱最幸福的歌》,书中文字正如他创作的歌词,温暖且令人感动。

  身份混搭

  作词写书各有各好

  记者:书名为什么叫《毫无代价唱最幸福的歌》?

  林夕:《毫无代价唱最幸福的歌》来自于大概是1995年写给陈奕迅的一首歌中的一句歌词,我特别喜欢这句歌词,有点“标题党”的感觉。歌词要表明的是,能够唱所谓最幸福的歌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  记者:作词和写书更喜欢哪一个?

  林夕:各有各的好吧。写词比写书付出的时间和心血要多很多,因为写词还需要配合旋律,而且两者最终获得的满足感也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记者:之前,内地也曾出版一些港台音乐人的作品,但销量并不是很好,这次出书,你会不会有些担心?

  林夕:音乐人的书好看与否,跟里面写了什么其实很有关,读者一般想要了解的是音乐圈背后的一些事情。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我出书的时候,我的身份不是一个音乐人。其实在我的书里,没有一篇文章是跟填词人的身份有关,谈不上担心。而且我在香港开专栏的时候,也几乎没有牵扯到填词人的身份,完全是另外一个角色。

  音乐环境

  写词赚钱不容乐观

  记者:如今的香港音乐创作环境是怎样的?互联网的冲击对传统音乐载体有什么影响?

  林夕:上世纪80年代至今,创作环境没有太大改变,发片量是在减少,那是因为整个生产链少了。比如张学友,过去一年就能发两张专辑,但现在很多歌手甚至两年才会推出一张EP。关于网络冲击,免费试听和下载对传统音乐载体的冲击是非常大的,但大家都已经习惯了。我和朋友聊天时,经常会问他们某首歌听过没有,对方说在网上试听过,很少听他们说买CD回去听。

  记者:填词人的生活是不是越来越艰难?

  林夕:作为一个填词人,仅仅通过写歌词来赚钱,的确非常不乐观,要做好对这一行死心的准备。

  记者:你比较擅长写哪一类歌词,感性的、理性的,或者是其他类型的?

  林夕:我总是主动涉猎不同范围的东西,其实很多事情很难严格区分出感性还是理性,我想培养自己可以写理性文字的能力,但也可以把理性写得感性。我常常提醒自己不要只停留于一种方法和角度,所以有时候我直接写一些大道理,而有时候写的是比较情绪化的东西。

  爱情战争 爱人往往也是对手

  记者:你和娱乐圈的接触比较多,如何看待娱乐圈的爱情?

  林夕:我其实不属于娱乐圈,我只属于音乐圈,我之所以这样区别,意思不是娱乐圈不好,而是音乐圈要比娱乐圈简单一点。我接触最多的不是艺人,而是音乐制作人。很少有歌词是直接跟歌手沟通的,所以,只有一两个歌手我们偶尔打打电话,而且谈话内容都是为了歌曲,私事很少谈及。所以,我谈不上对娱乐圈的爱情有什么看法。没有看法,就等于我也是一个普通读者,我所知道的几乎都来自于媒体的娱乐版面。可能大家都以为我知道很多,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记者:看到周围的人分分合合,很多人都对爱情持怀疑态度,你写了那么多关于情感的歌曲,你相信爱情吗?

  林夕:我当然相信爱情。爱情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加入亲情、友情的成分,这时的爱情究竟还是不是爱情,这个题目够大,所以,我说我相信爱情。但爱情是会变的,没关系,如果变到不能接受就分手。如果你觉得对一份爱情有着很浓厚的感情,有很多回忆,那就跟他(她)保持爱情关系,前提是你觉得开心。总是持有一种怀疑心态是好的,如果你坚信的东西有一天变了,那就反思一下,之后你看得会更通透。爱情本身就是一场战争,你在争取一个人的心时,想要不流血,就需要战术。往往你的爱人也是你的对手,这个对手就是要你们好好相处,找到一种和谐关系进行下去。

  内心世界 不只依靠灵感写作

  记者: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拿到一首曲子之后,你觉得很烂,不想为它写词,然后直接拒绝。

  林夕:谁也不希望为一些旋律太烂的歌写词。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,有些旋律的确比较烂,但歌词却可以迁就它们,化腐朽为神奇。所以,我经常告诉自己不要太偏激,可能有的旋律我觉得烂,但那却是写歌人的心血。有时候有些歌,多听几遍就会发现也没那么烂,我不想让自己主观判断它很烂。还有一些歌,我一听感觉很烂,但我还是要多听一次,虽然那是在虐待自己的感觉,但从另一方面来看,这也是我需要培养的能力。我设想,我喜欢的歌手正在唱这首歌,然后我便开始填词。歌词写完之后,歌曲往往变成另外一种情况,所以所谓的烂旋律并不是绝对的。

  记者:写词20多年,是否遇到过词穷的时候?

  林夕:灵感倒是一直都有,而且我不只是依靠灵感来写,依靠的是感受这个世界的能力。不可能20多年来我每写一首歌词都很顺利,但不顺的时候可能只是几个小时,可能只是下笔的那一刻,但很快就会过去,不存在绝对的瓶颈。 记者齐书勤

  相关阅读

  “杨千嬅是我的一块肉”

  林夕与张学友是非常默契的一对搭档,1996年张学友结婚时,林夕为他填词经典名曲《你的名字我的姓氏》,送给张学友做结婚礼物。林夕还从不讳言他对王菲和杨千嬅的偏爱,他曾说跟王菲是“无名分的夫妻”,又说自从听过杨千嬅唱《再见二丁目》后,觉得她唱得太好,所以决定以后都给她最好的,更用“自己的一块肉”来形容跟杨千嬅的关系。林夕曾在一次访问中说,写给王菲及杨千嬅的歌词只是锦上添花,写给王菀之的歌词才是真正的雪中送炭,而他最想拯救的歌手也是王菀之。林夕曾于2000年患上焦虑症,后来,他在一次受访中表示,他是在为陈奕迅填《Shall We Talk》的词时觉得自己患病,而在病况最严重的几年里,他的产量却最丰富。

(责编: 羊小米)

喜欢 (0) or 分享 (0)